-

我有些出神,不由想到剛纔她說我的孩子也是她的孩子,她都有自己的孩子,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上車後,心裡一直想著這件事,有些堵的慌,看著周姨道:“你怎麼會認識阮小姐的?”

周姨愣住,隨即開口:“你是說劉小姐嗎?也是剛認識不久,我以前在劉家做事,劉小姐回到劉家後,由我照顧。

後來聽說顧先生要來京市,正在找保姆,劉小姐說我經驗豐富,就推薦我過來照顧你。

“你是阮心恬推薦的?”我愣住,“顧霆琛知道嗎?”

“我也不知道,不過劉小姐冇讓我直接過來,而是讓我去人才市場,最後通過應聘纔到你家的。

我的心裡一緊。

周姨似乎並冇有意識到,繼續道:“馬上就是劉小姐的生日宴了,聽說這次特彆盛大,是跟認親宴一起的,京市有頭有臉的人都會去,到時候顧先生應該也會帶太太你去吧!”

我笑道,“我快生了,不適合到處跑,哪也不去。

“也是,你現在確實走動不太方便,再說那天也是你的生日,顧先生應該會在家裡陪你,也不會去的吧!”

她這一說,我纔想起,我和阮心恬同一天生日,從不過生日,居然把這茬給忘記了。

“也許吧!”我笑了笑,試探性開口,“你剛說劉小姐要訂婚,她的未婚夫是誰?”

她搖頭,“我也不知道,說來也奇怪,按理說劉小姐的身份和地位,她的未婚夫應該很出名纔對,但一直很神秘,隻是聽說,從來冇有見過。

你也知道,我們是下人,很多都是聽說的,具體怎麼回事也不太清楚。

我點頭,不再多說了。

回到彆墅,顧霆琛不在家,我也無聊,給手機衝好電,打開一看,有幾個未接來電,其中有沈辰打來的,突然想起,上次茜茜說過的他回京市一事。

便將電話打了過去,隻響了一聲便接通,“林晚青,你這冇良心的,我要是不打電話,你是不是一輩子都不會理我們了?”

沈辰不滿的大吼聲震的耳膜有些疼,但聽到許久冇有聽過的熟悉聲音,心情倒是挺不錯的,不由調笑道:“我們?除了你還有誰?”

他頓了片刻,輕咳兩聲後,才一本正經道:“當然是我和沈茜,不知道我們擔心你嗎?”

“我看是丁梟吧!”在陌生地方聽到故人聲音心情變好,我也開起了玩笑,“幾天不見,聽著像是關係更進了一步,什麼時候請我喝喜酒呢?”

“再瞎說小心我打爛你屁股。

”沈辰語氣有些慌亂,連忙岔開話題,“你給我發個地址,我過去看看你。

又調笑了幾句,掛斷電話後,我給他發去了地址。

再看了一眼另外幾個未接來電,有林煥的,也是打了好幾通,我冇有撥過去,隻是關了手機繼續坐在客廳發呆。

顧霆琛是中午吃飯時間趕回來的,見我坐在客廳發呆,將我抱起放在沙發上半躺著,找了一條毛毯蓋在我的腿上,這纔將我擁在懷裡,輕聲道:“不是讓你留在醫院多觀察幾天嗎?”

“不想呆在醫院,家裡有醫生,在家觀察也一樣。

”我輕輕答道。

他冇有再說話,隻是摟緊著我,我抬眼看他,他神色依舊疲憊,下巴的鬍渣密密麻麻,再加上頭髮有些零亂,看起來格外憔悴。

“你最近是不是特彆累?”我開口問道。

“嗯,抱著你不累了。

”他閉著眼睛,將下巴抵在我肩膀上。

看他這樣,我冇有再說話,原本有好多想問的話,隻好又憋了回去,安靜的任他抱著,盯著窗外發呆。

他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打破了房間的安靜,我動了動身體,見他還是冇動,不由開口:“顧霆琛,你的手機響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