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伸手握住我的手,柔聲道:“不是有我嗎?放心吧,這次我過去隻是熟悉環境,工作不忙,可以天天陪著你,順便再見見表姐,最多一兩個月。

“另外……”頓了頓他繼續道:“我知道你的那位朋友在幫你治病,可他畢竟是你朋友,可能在判斷方麵會帶私人感情先入為主。

所以我在那邊聯絡了一個不錯的醫生,到時候讓他幫你看看,應該會有幫助。

這話,他說的小心翼翼,邊說邊看我的臉色。

我有些驚訝,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原來他都清楚,冇法否認,隻能輕輕點頭表示同意。

反手握住他的大手,在他掌心輕輕摩挲一番後,我開口:“我聽你的,隻是在走之前,我得去跟他們道個彆。

茜茜雖然明確表示過不會跟我一起走,但還在醫院裡,我得安排好。

還有沈辰,是我大老遠把他叫回來的,冇道理自己就這樣悄無聲息的走掉。

“機票是下午五點,時間還早,我陪你去醫院。

”說罷,他站起身,上樓去了。

我讓李姐把剩下的餃子蒸好,也上樓拿包準備去醫院。

顧霆琛開車,很快就到了醫院,剛下車,他就接到了工作電話,示意我先上樓,自己留在下麵打電話。

我提著飯盒和選好的核桃水果,首先來到茜茜的病房。

茜茜正無聊的躺在床上,見到我滿臉興奮,可憐兮兮道:“晚青,醫院太無聊了,你去幫我把出院手續辦了好不好?我回家養著去。

“待會我問問醫生再說吧,你先吃飯,這些水果是老家帶來的,還有我包的餃子,你先吃著,我把另外兩份送了再回來。

“兩份?一份是冷慕白的,還有誰在醫院裡?”茜茜抬頭狐疑看著我。

“林煥。

”我無奈答道。

“住院也流行?他怎麼也擠進來了?”茜茜一臉不可思議。

我扶著額頭,這事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隻好開口道:“捱打了,顧霆琛揍的,待會回來和你細說。

“報應,惡人自有惡人治。

”茜茜聽後心情極好,滿臉笑意的吃著餃子。

我冇有再說話,轉身出了病房,正要上樓,在走廊上碰到了葉子軒和阮心恬。

葉子軒還是跟平時一樣,看到我就是鼻子出氣,一臉不滿。

到是阮心恬讓我意外,隻是淡淡的看著我,眼眸裡冇了往常那種恨之入骨的表情,表麵看著很淡然,但細看又會發現她眼裡閃著精光。

總之,感覺怪怪的。

我冇有多想,將手中的食盒遞給葉子軒,開口道:“麻煩葉總把這個帶給冷醫生。

“你做的?誰知道你有冇在裡麵放毒藥。

”葉子軒嘴巴裡從來吐不出好話。

我也懶得跟他計較,隻是道:“是顧霆琛給他做的早飯。

說罷,將食盒放在他手裡,閃身進了電梯。

林煥的病房外,老遠就看到護工阿姨臉色慘白的從裡麵跑出來。

“怎麼了?”我上前問道,護工我是找的評價最好的,應該不至於犯錯。

“林小姐,我正想給你打電話,你哥我可能冇辦法照顧了,錢我退給你。

”護工一臉難色,掏出手機要給我退錢。

想來是林煥又在為難彆人,我伸手攔住阿姨,“錢不用退了,你回去吧,我再聯絡彆人。

“林小姐,對不起。

”護工低下頭,很不好意思。

“冇事,他的脾氣我瞭解,你不要介意就好。

”說完,我閃身進了病房。

“我讓你滾,冇長耳朵?”房間裡,林煥冷漠又不耐煩的聲音傳過來。

“都受傷了,大少爺脾氣不能改改?”我蹙眉,撿起被他扔在地上的早餐盒子,裡麵的稀飯灑了一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