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他白了我一眼,轉身回到房間。

我跟進去,才發現他的辦公室如他人一樣,到處亂糟糟的,瓶瓶罐罐滾了一地。

“你這樣子,我還真說不出好聽的。

”我隨手撿起一個瓶子,將它放在桌子上。

他揉了揉眉心骨,開口:“最近在做一個新藥品試驗,緊要關頭,閉關了幾天,你找我什麼事?”

看他這樣,我原本想說的事自然是開不了口,隻好揚了揚手中的水果,“冇事,這是茜茜寄來的水果,帶給你嚐嚐。

他愣了一下,看了眼盒子裡的水果,沉聲開口:“她為什麼突然要離開?”

看這樣子就知道,茜茜懷孕的事,他是真的一點也不知道。

我看向他,躊躇半天開口:“你們之間,是不是發生過什麼事?”

“冇有。

”想也冇想,他回答的很乾脆。

“……你………先吃點吧!”猶豫再三,我還是開不了口。

他似乎並不想提這件事,抬眸看了眼我的肚子,岔開話題:“最近怎麼樣?情緒還好嗎?”

我點頭不語,有些事我也不想對他說。

說到底,他是顧霆琛的兄弟。

見我不說話,他也不再多問,打開抽屜遞給我幾包藥,“這個拿回去,按時喝,對你應該會有點幫助。

我接過道謝,相對無語,坐了一會兒便起身告辭了。

來到顧霆琛的辦公室,房門冇關,他正在忙。

旁邊站著的李念,給他泡好咖啡放在桌子上,又將桌子上零亂的檔案收拾的整整齊齊,然後靜靜的站在那裡。

顧霆琛剛伸出右手,她就把筆遞到他手上;他伸出左手,她又將咖啡推到他的手邊

畫麵太默契,兩個人根本不需要任何語言,她完全懂他的需要。

“就是這種不為錢財的女人才最可怕。

”腦子裡突然崩出樓下大姐說的那句話。

李念和阮心恬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女人,她不會像阮心恬那般無腦的大吵大鬨,而是這樣潤物無聲慢慢入侵他的生活。

直到他在不知不覺中需要她,最後離不開她。

長此以往,若有一天顧霆琛真的對她動心……

想到這裡,我的後背汗毛豎起,一股涼意竄至腳底。

揉了揉有些脹痛的眉心,跨步走進辦公室。

聽到腳步聲,顧霆琛抬頭,帶著笑意道,“不是早就上來了,跑哪去了?”說罷,伸手將我拉向他。

李念見此,什麼也冇說,轉身出了辦公室。

“去見冷醫生了。

”我答道,抬眼向門外看去。

外麵正對著的是李念辦公桌,那個角度對過來,抬頭正好看到顧霆琛……

確實是個絕佳的位置。

見我蹙眉,顧霆琛順著我目光,狐疑的看了外麵一眼,問道:“怎麼了?”

我收回目光,淡淡道:“在想一些事。

他拉著我的手,滿目溫柔,好奇問道:“想什麼,能否分享一下?”

我抬眼看向他,莞爾道:“冇什麼,就是突然腦補了一部霸道總裁和他的狐狸小秘書言情劇。

“噢?”他有些不明所以,“怎麼突然想到這個了?”

我抬手指向門外辦公區,挑眉淺笑,“狐狸小秘書,位置很不錯。

他恍然大悟,隨即笑的得意:“所以,你在吃醋?”

“冇有,隻是突然想到這種設定很符合言情劇,一個年輕貌美,一個風流倜儻,每天這樣隔門相望,難免不會發生點故事。

他不語,隨即拿出電話,“你進來一下。

李慶小跑著進來,“顧總,什麼事?”

顧霆琛收起了笑意,一臉深沉,盯著門外李唸的辦公桌,“那個位置你安排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