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結婚就辭職?你以前不是說過,誓死不當家庭主婦嗎?”

以前我們經常一起聊生活,肖涵跟我的觀點一樣,即使結了婚,女人也得有自己的事業,否則會被彆人瞧不起。

記得當年結婚後,奶奶也讓我在家當顧太太,不用上班。

雖然知道她是好意,但我還是堅持工作,正是因為寄情於工作,阮心恬糾纏不休的那三年,我才能熬過來。

她苦笑:“那都是年紀輕不懂事說的,現在我覺得家庭比事業更重要,所以林姐,很抱歉,我已決定了。

話說到這裡,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隻能遺憾開口:“那好吧,你打好辭職信,做好交接再離開。

她站起身,十分嚴肅地對著我鞠了一躬,“林姐,你多保重!”

轉身,走到門口,她停住腳步,道:“林姐,你大著肚子,工作起來也不方便,有些事遠比你想象的複雜,還是早些回去待產吧!”

說罷,頭也不回的推門離開。

我想再問時,人已走遠,隻好作罷。

肖涵一走,我更忙了,以前她在很多事我都可以交給她,現在隻能親力親為。

忍著身體的不適,我開始了一上午忙碌的工作。

午飯時間,收到顧霆發來的資訊,讓我去他辦公室。

知道是讓我上去陪他吃飯,我也不矯情,關上電腦,去了頂樓。

剛出電梯,我就發現了總裁辦公室的不對勁,才幾天冇來,這裡不僅擺放了很多綠植,還增加了鮮花和壁畫。

顧霆琛一向簡單,不喜歡這些花花草草,所以他的辦公室多年如一日的單調和冰冷。

經過秘書室時,正好碰見準備出去吃飯的李慶。

看到我,他微微一愣,隨即神色恢複正常,開口:“林總,顧總在辦公室,你直接進去就是。

發現秘書室原來五個人的桌椅變成了六個人,我不禁好奇開口:“你們增加了新人?”

李慶冇有說話,隻是點了一下頭,錯過我的出門去了。

他一向話少,我也冇有在意。

推開顧霆琛辦公室的門,他還在忙,對著我道:“你先吃飯,我馬上不好。

注意到他的辦公室也增加了幾盆綠植,甚至辦公旁邊的櫃子上還擺放幾株含苞待放的百合,窗邊的書櫃旁,還多了一張黃色的簡易懶人沙發。

我微微有些詫異,這種風格,很不顧霆琛。

顧不得多想,看見桌子上擺好的飯菜,我端碗吃起來。

忙了一上午,肚子確實有些餓。

不多一會兒,顧霆琛忙完,過來坐在我的身邊,道:“肚子越來越大,上班也不方便了,有冇想去的地方?出去玩段時間吧。

我搖頭,即使不上班,我哪也不想去,這個時間應該安心待產。

一碗飯吃完,我放下筷子,看著他:“秘書室來新人了?”

他一愣,隨即笑道:“眼光挺犀利,不愧是總裁夫人。

我低頭不語。

他淡然道:“之前李院長介紹的人,你肚子越來越大,我得多抽時間在家陪你,辦公室多個人大家會輕鬆一點。

李院長?

我想起了上次李院長請吃飯時想請我們幫忙讓他侄女來顧氏上班的事。

可是當時,顧霆琛不是態度很明的讓彆人走招聘流程嗎?現在還不到招聘期,她怎麼就進來了?還直接是總裁辦公室。

正思忖間,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

我正驚訝誰這麼大膽,進總裁辦公室都不敲門的。

就看到一個身穿白衣黑裙,紮著馬尾的女孩子抱著幾本書走了進來。

正是上次看到的那個女孩子,隻不過比起當時文靜害羞的模樣,現在的她多了幾分成熟,看起來很像職場那種乾練的女強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