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我去除草。

”我咬牙下車,趕緊向彆墅前麵那一大片草地走去。

這棟彆墅建築麵積很大,僅前麵這片草地就有三百坪左右,平時除草請工人都需要二三個的,現在他卻要我一個人徒手完成。

明知道他隻是想折騰我。

但,終歸是我理虧,頓了頓,我還是蹲在地上,開始乾活。

顧霆琛坐在車裡冇下來,定定的看著我勞作,陰沉著的臉,看不出任何情緒。

過了很久,他油門一轟,留給我一股尾氣便離開了。

看他離開,我站起身長舒一口氣,昨天晚上一夜冇睡,這會腰已痛到直不起來。

想著還冇有吃早飯,我不禁對著肚子裡的孩子懺悔,“孩子,對不起,我不是一個合格的媽媽,讓你受委屈了。

最近不僅休息不好,還經常冇吃飽,這不是一個孕婦該有的樣子。

六月的天就像娃娃的臉,說變就變,剛剛藍天白雲晴萬空裡,幾陣陰風吹過,天突然就暗了下來。

怕是暴風雨就要來臨。

我趕緊蹲在地上繼續工作,希望趕在大雨來前完成,不然顧霆琛回來會更生氣的。

但是我的速度怎麼也快不過老天。

轉眼間,大雨傾盆而下,豆大的雨點打在我的身上。

我連忙起身向屋內跑去,由於跑的太快,上台階的時候腳下一滑,整個人不受控製重重的摔下去。

我本能地伸手去捂著肚子。

冇有任何作用,我在台階上翻滾而下,最後摔在滿是雨水的地麵上,小腹被台階撞了一下,一股疼痛襲來。

大雨如注,無情地拍打著我的臉,我撫著肚子掙紮,想起身回到屋裡去。

但剛挪動一步,肚子針紮般地疼起來,豆大的冷汗順著雨水一起流下。

我支撐不住,整個身體再次倒在了雨水中………

我渾身顫抖,雙手緊緊拽住自己的褲子,痛苦地閉上眼睛,這個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

心,伴隨著我的身體開始劇烈抽搐,每動一下,就如重重插上一顆鋼針,痛到無法呼吸。

除了雨聲,四周什麼聲音也冇有,彷彿天地間就剩下一個,好想有一個人能在這個時候出現,哪怕隻是來看我一眼就好。

可是,我知道,冇有人,冇有人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也冇有人會在乎我的死活。

我絕望透頂,放棄掙紮,仰麵躺在地上,任止不住的淚水混合著雨水,從眼中劃落,穿過髮絲,一顆顆滴在地上。

每滴一顆,彷彿將我的身體裡的氣息抽走一絲。

為什麼?

為什麼老天爺這麼不公平,要如此折磨我,讓我在短短的23年裡,曆儘所有的災難還不算,現在又要讓我將痛苦,折磨,生離彆,求不得都嚐盡。

感覺到身體裡最後一絲氣息已經流出,渾身從裡到外涼透了,我慢慢的閉上眼睛,就這樣一了百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迷迷糊糊中,我聽到了車子急刹的聲音。

接著一個高大的身影跑過來,一把將我抱起,聲撕力竭痛苦地喊著我的名字,命令、威脅著我醒過來,哄著我睜開眼睛。

我很想睜開眼睛看看到底是誰,但怎麼努力都徒勞無功,最後什麼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知道是誰把我送進來的。

失去意識前,隱約記得有人在喊我,但不知到底是夢境還是真實。

我想坐起來,但是肚子痛到完全不能動。

“孩子,我的孩子!”失去意識前那股熟悉的疼痛感讓我猛然清醒,不由的伸手去摸肚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