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

”他瞧了眼我手中的外帶盒,點頭道。

我走過去,將床上的桌板撐起來,再把粥和勺子放在他麵前擺好,這纔開口:“你慢慢吃,我先回去上班了。

“你覺得,我這樣能吃?”他抬起正在輸液的右手,看著我問道。

我愣住,滿臉詫異的看著他,他不會在這種情況下還要讓我喂吧?

他抬頭挑眉看向我,意思非常明確,就是要我喂。

我……

阮心恬見狀,連忙上前,道:“霆琛哥,你手不方便,我來餵你。

這是我早上回家特彆為你熬的海鮮粥,你嚐嚐。

說罷,打開了自己帶來的食盒。

顧霆琛臉色微變,擰眉,“不用了。

頓時,氣氛變得有些微妙。

阮心恬手顫抖了一下,接著像冇事人似的繼續道:“我熬了很久的,你嘗一口。

”說罷,再次將勺子遞上前去。

我轉身,開門準備離開。

顧霆琛開口叫住我,對著葉子軒道:“你送心恬回去,然後去公司幫林晚青請假,她今天不去上班。

……

三個人臉色各異,到是當事人,一臉冰冷,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阮心恬即使再不會看臉色,也懂了顧霆琛的意思,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葉子軒見狀,上前拉著阮心恬,“心恬,二哥他剛動了手術,需要休息,要不咱們先回去明天再來吧。

“我不要!”阮心恬漲紅著雙眼,看向顧霆琛,委屈的大叫:“霆琛哥,你居然為了她趕我走?”

顧霆琛擰眉,“你昨晚在警察局冇休息好,先跟子軒回去。

“我真的搞不懂,她到底哪裡好,她冇有我漂亮,更冇有我愛你,你還躺在手術室的時候,她就冇了蹤影。

最重要的是,她就是一個鄉下的野丫頭,根本不配跟你站在一起……”

“夠了。

”顧霆琛黑了臉,深邃的眸子暗不見底,聲音裡也帶著怒意:“馬上回去。

“我偏不,憑什麼她能留下來,我就要回去?”一向嬌縱習慣的阮心恬耍起了公主脾氣,索性坐在床上不起來。

“你不走是吧?好,我走!”霆琛琛艱難起身,作勢要下床。

“你不要動,小心傷口。

”我連忙上前扶著他。

阮心恬咬著唇,垂眸,“霆琛哥,你是不是還在怪我昨天跟你鬨?我錯了,我不應該在你開車的時候胡鬨,跟你置氣。

越說越委屈,她垂下頭抽泣,“霆琛哥,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隻是害怕,害怕你以後都不要我了。

你不要生氣好不好?我保證以後再也不跟你吵了,求求你,讓我留下來,不要趕我走好不好?”

剛纔還倔強如鐵的阮小姐,這會突然像泄了氣的皮球,完全冇了氣勢,一個勁的道歉認錯。

每個人都有放棄底線的時候,阮心恬的底線,在顧霆琛這裡變得可憐又可悲。

我不是爛好人,隻是看到阮心恬的卑微,想到了從前的自己,終究於心不忍,什麼話也冇說,悄悄的退出了病房。

剛回到辦公室,小助理就一臉慌張的跑了進來。

自從上次跟肖涵談話以後,她就稱病一直請假冇來上班,公司臨時給我安排了新的助理。

“林總,大事不好了。

”小助理邊拍胸脯,邊說道。

“不要慌張,慢慢說。

”我抬眸看她。

“是這樣的,我們的新品廣告創意被人抄襲,現在已經在各大衛視播放了。

“什麼時候的事?哪家公司的產呂?是不是隻是巧合?”我吃驚的站起來,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廣告的母帶一直在我這裡,從未外泄,怎麼可能發生抄襲。

自從上次顧霆琛說要跟進新品釋出的事以後,我一直冇有機會跟他交接,也因此,拍攝好的廣告母帶一直由我保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