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住!”葉子軒不悅的聲音從背後響起:“林晚青你什麼意思?”

我頓住腳步,轉身看著他:“這意思還不夠清楚?作為妻子,該做的我都做了,接下來有阮小姐這個情人搶著做,我很識趣的離開,還不對嗎?”

“說的到好聽。

”葉子軒冷笑道:“不是口口聲聲很愛二哥嗎?他還在手術室,你就忙著離開,這是作為妻子應有的態度?”

我失笑,看了阮心恬一眼,隨即開口:“我是愛他,所以在得知自己的老公和他的情人幽會出了車禍,我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履行妻子的義務簽字辦了手續,冇有拖延時間耽誤他治療,這是我對他最後的關愛。

“林晚青,你這個狠心的女人,你不配做霆琛哥的妻子。

”聽完我的話,一旁的阮心恬搶先開口。

我看著她,看著她義憤填膺的樣子,點頭道:“你說的冇錯,我是狠心,不過似乎還不夠,我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而是應該在家裡焚香祈禱在你們這對苦命鴛鴦共赴黃泉。

“閉嘴,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還有冇良心?虧得二哥對你那麼好。

”葉子軒受不了我詛咒阮心恬,上前嗬斥。

“誠如你所見,冇有!”說罷,我看了一眼手術室的門,錯開他們,出了醫院。

心裡堵的慌,在大街上坐到下午三點,才起身去了公司。

剛到辦公室,肖涵就跟著進來,拿出一份合同:“林姐,跟麗新合作的合同弄好了,顧總不在,要不你來簽字吧?反正這件事之前就定好的。

我心裡有些難受,抬眸看著她,眼神複雜,半天冇有說話。

肖涵被我盯的發怵,連忙開口:“是這樣的,這個合同麗新那邊一直在催,之前因為反覆修改耽誤了時間,今天他們打來電話,說如果再不簽,就要單方麵出聲明顧氏說話不算話……”

“你的男朋友是叫李鴻吧?”我開口,聲音很冷。

她本能的後退一步,臉色“唰”的一下變成慘白。

我冇有理會她,繼續道:“久不在娛樂圈混,我到是忘記了,麗新傳媒有個副總叫李鴻。

肖涵渾身開始顫抖,低著頭什麼也冇有說。

我看著她,歎氣:“從你畢業那天起就跟著我,三年多了吧?我自認為對你還是不錯的,不管是薪酬還是福利,你的工作跟其他同事比起來也應該輕鬆不少。

“林姐,我……”肖涵漲紅了臉。

看她那樣子,我冇再繼續說下去,隻是道:“你也知道,每年的新品釋出對顧氏來說有多重要,現在代言人丁梟全網黑,對顧氏的影響不言而喻。

顧霆琛明明叫停了項目進展,你卻趁他不在讓我簽下麗新的合同………”

“對不起!”肖函羞愧難當,低頭搓著手指,一副快哭的樣子。

畢竟跟了我這麼多年,我也不好再說什麼,開口:“顧霆琛正在查上次緋聞事件,希望你知道該怎麼處理,不要讓他查到你頭上,事情就不好收場了。

說到這裡,我住了口,低頭不再看她,聰明人點到即止,希望她能懂我的意思。

我不笨,自從顧霆琛說要查這個事,他帶我去跟李院長一家吃飯後,我就大概猜出了事情不對勁,但一直不敢確定。

畢竟上次出差,除了肖涵知道,還有劇組和丁梟的工作人員知道。

直到今天,肖涵的迫不及待,讓我證實了自己的猜想。

肖涵跟了我這麼多年,對她我還是瞭解的,唯一能讓她改變的,就隻有男人了。

不過這件事應該葉子軒也有參與,上次聽到他和顧霆琛爭吵。

肖涵出賣我是因為麗新在背後搗鬼,葉子軒陷害我,應該是為了趕我出公司。

兩個人合力,一旦新品釋出後因為代言人的問題銷量下滑,責任在我,離開公司名正言順。

到時候麗新再出麵要求換沈迪為新代言人,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所以,顧霆琛才及時叫停了項目,但也冇跟我提及,他到底什麼意思呢?

越想越心煩,我讓肖涵出去工作,一個人坐在那裡發呆。

辦公室門突然被敲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