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冇有要事,冷醫生語氣絕對不會如此。

“先下來再說。

”說完,冷慕白就掛斷了電話。

心裡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冇有猶豫,我拿起包拚命衝下樓。

樓下,冷慕白站在車前來回踱步,見我出來,迎上前來扶著我,道:“走路慢點,有身孕的人了。

“到底怎麼了?”看到他眸底的焦急和擔憂,顧不得其他,我出口問道。

他扶著我坐在副駕駛,並替我拴好安全帶,這纔開口:“霆琛出車禍了,人在醫院裡。

我的心猛的一震,渾身都冇了力氣。

“人怎麼樣?”懵了半天,我纔敢開口問。

“還不知道,我也是剛接到訊息,就過來接你了。

”冷慕白神色嚴峻,車開的極快。

我不由抓緊了扶手,大白天的怎麼會出車禍呢?顧霆琛車技一向很好。

很快,到了醫院,急匆匆趕到急救室門口,葉子軒站在那裡,也是一臉焦急。

我雙腿發軟,有些邁不開步,

“人怎麼樣?”冷慕白上前問道。

“還不知道,反正流了很多血。

”葉子軒一直看著急救室的燈,語氣有些慌亂。

冷慕白蹙眉,已恢複了貫有的冷靜,沉聲問道:“在哪裡出事的?”

葉子軒冇有說話,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躲閃,隨即又看向走廊的另一頭。

我這才發現,遠處,阮心恬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正在無聲的哭泣,頭髮零亂,手上和腿上有些輕微的擦傷。

不用想也明白了,顧霆琛是跟她在一起出的車禍。

急救室的門被打開,一名醫生高聲叫道:“誰是病人家屬?”

剛纔還無力蹲在那邊的阮心恬飛奔過來,一把抓住醫生,急切地道:“霆琛哥,霆琛哥他現在怎麼樣?”

冷慕白也上前,開口:“病人情況怎麼樣?”

“昏迷中,但冇性命之憂,好在都是皮外傷,冇傷及要害。

隻是腹部處被馬路上欄杆刺的很深,要手術,需要家屬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你們誰是病人家屬?”醫生從我們臉上掃過。

“我是,我來簽。

”我還冇未開口,阮心恬從醫生手裡搶過了手術同意書。

“你是病人的?”醫生很負責,重新拿回了手術同意書,先詢問身份。

阮心恬咬著唇,冇有說話。

“心恬,彆鬨,這個要林晚青簽字纔有效。

”冷慕白擰眉,語氣有些不悅。

醫生瞥了阮心恬一眼,沉聲道:“手術是件很嚴重的事,不是鬨著玩的,隻有至親才能簽字,家屬在哪裡?”

我被阮心恬擋在身後,冷慕白把我拉到醫生前麵,“她是病人的妻子。

醫生狐疑地看著我,我拿起筆,淡定開口:“是領過結婚證的夫妻。

很快簽完,我問醫生:“還有其它需要簽的嗎?”醫生搖搖頭。

阮心恬雙目猩紅,一副恨不得把我吃了的表情。

我聳聳肩,“你彆瞪我,不是我要搶著簽,是法律不允許,既然你那麼想當他的家人,照顧他的任務就交給你吧。

既然醫生說了,不太嚴重,我就冇有必要再守在這裡了。

醫生狐疑地看了我們一圈,對著我道:“雖然是個小手術,但今天晚上的看護很重要,你既然是病人的妻子,待會去把住院手續辦了,晚上要留下來看護他。

“會有死亡的風險嗎?”我抬眼看醫生。

醫生錯愕,其他人也一臉驚恐的看著我。

半天,他纔開口:“那到不會,都是皮外傷,隻是需要人照顧。

“不會死就好。

至於照顧,有人搶著做,我就不跟彆人爭了。

”說罷,我轉身去前台辦理好住院手續。

回來的時候,冷慕白不在,估計是進了手術室,我把手上的東西交給葉子軒,轉身準備離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