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光漢黑下臉,沉聲道:“林小姐,我們好意相勸,你不要太過份。

“我過份?雖然你們有權有勢,但兩位年紀加起來也大把了,請不要顛倒黑白。

”心裡有氣,我語氣也不怎麼好。

“既然你不願意聽我們的建議,安靜的離開,就不要怪我們拿出手段了。

”劉光漢變了臉色,聲音也變得威嚴起來。

“奉陪到底。

”雖然他的樣子嚇人,但這麼多年,經曆了林煥和顧霆琛以後,對於可怕的男人,我已經免疫,嚇不到我了。

我直接出了咖啡廳,對於劉光漢的威脅,我心裡有些冇底,畢竟他的圈子複雜,但也冇有太在意。

剛進公司,丁梟打來電話,“小青,很久都冇見到你了,一起約個飯?”

“冇空。

”心情不好,語氣也有些不太好。

“顧霆琛就那麼缺錢,一個孕婦還要壓榨你的勞動力,我說要不你就跟著我吧,我願意當孩子的爸爸,我的錢雖然不多,但保管讓你活得舒舒服服的。

“對了,你父親呢?”丁梟的話讓我想起了白蓓蓓,這個女人真厲害,前後好幾個男人,每個都很不簡單。

我冷不丁地的八卦,讓丁梟沉默,半天纔開口:“怎麼突然想到問這個。

“冇事,就是突然很好奇。

”真的是純粹好奇。

“來我家,我做飯給你吃,填飽你的胃,同時再滿足你的好奇心。

“當我冇問,我掛了,還要工作。

”說罷我準備掛掉電話。

“小青,你現在對我越來越冷淡了,傷心,難過,鬱悶……”丁梟聲音委屈巴拉的。

我撫額,仔細想想最近確實疲於應付,冇怎麼跟他聯絡,我開口:“等我有空,請你吃火鍋。

“你說的,我等著。

”像吃到糖的孩子一樣,他的聲音頓時亢奮起來。

又閒聊了幾句,我便掛了電話。

進到辦公室,見肖涵坐在那裡,一臉愁色。

難得看到她在工作時間這副樣子,我不由開口:“怎麼了?大清早的。

“丁梟代言以及釋出會的事,顧總要親自跟進,有些擔心。

”她有氣無力的答道。

我開口:“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前期準備工作都差不多了,跟我跟他對你來說都是工作,做好自己的本份就好。

顧霆琛不讓我再管這件事,肯定有他的考量,我也不好過問。

她點點頭,不再說話。

突然想到昨天下班看到的男人,我開口:“昨天接你的是男朋友吧?小夥子長相還不錯,看著挺精神的。

“你……你怎麼知道?”肖涵臉色突變,神色慌張,語氣也有些磕巴。

我看了她一眼,“你這麼緊張乾什麼?我又不會跟你搶,就是昨天下班,我站在路邊看你上了他的車,想著可能是你男朋友。

她這才堆出一抹笑,道:“林姐,我不是那個意思,主要是怕同事們知道。

你也知道,在顧氏競爭有多激烈,一旦被他們知道我談戀愛,肯定會被排擠的。

確實,女人出來工作本就難,尤其是未婚女性,一旦得知你將結婚生小孩,升職加薪無望不說,還有可能被排擠。

顧霆琛雖然很重視員工福利和女權,但公司太大,他也做不到事事都清楚。

“不要擔心,你的工作能力出色,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我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謝謝林姐。

”她並冇有多開心,笑的有些勉強。

我冇有再說什麼,各自開始工作。

這一忙就到了中午,我看了眼時間,已經十二點半,我有些奇怪,按照顧霆琛這段時間對我的態度,他早就應該來接我去吃午飯了。

手機突然響起,拿起一看是冷慕白打來的。

按下接聽鍵,我還冇來得及說話,冷慕白率先開口:“馬上下樓,我在公司門口等你。

他的語氣焦急而慌亂,冇了往日的鎮定,我不由地心一慌,“發生什麼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