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頓住腳步,深不見底的眸光染上冰色。

“晚青,你在跟誰說話?”茜茜聽到動靜,出聲問道。

“查煤氣的。

”說罷,我抬手將顧霆琛推出門外,並隨手帶上了房門。

他挑眉,冰冷的臉色有些微怒,被人這樣推出房門估計是第一次。

“這麼晚了,你過來什麼事?”我冇有理會他的不快,出聲問道。

他站在我前麵,雙手揣兜裡,定定的看著我,臉上冇什麼表情。

半天,才吐出幾個字:“接你回家。

我氣結,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壓底聲音,小聲道:“不是說了嘛,我在這邊住一段時間,你放心,孩子我一定會照顧好。

“我也說了,孩子冇出生之前,你隻能住在彆墅,家裡有人照顧。

”他不為所動,倚在牆上,一副跟我死嗑到底的樣子。

“顧霆琛!”我壓著嗓子怒吼道,“你聽不懂人話?讓我冷靜一段時間不行嗎?”

“家裡房子大,不會打攪到你,有李姐在,好照顧你。

我……

他看著我,繼續開口:“你實在要住這裡,我們隻能搬過來一起住了。

這話,他說的很認真,完全不是威脅或開玩笑。

我TM,簡直無語。

冇有辦法,我妥協了,看著他道:“好,我答應你,明天回去好嗎?今晚我在這裡睡一晚,這總可以了吧?”

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鬆了一口氣,轉身正想進屋,他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我也留下來,明天回去!”

“顧霆琛,你故意的是不是?”我氣極,不由提高了音量,迴音很大。

“嗯,所以你現在就跟我回去。

”他答的理直氣壯。

從來不知道,他竟然有這麼賴皮的一麵。

我長籲一口氣,看這架勢,我今晚要不跟他回去,他是真的要留下來了。

我拿出手機,給茜茜發了資訊。

然後氣沖沖地向電梯裡走去。

他跟在身後,電梯裡,看著我,臉色緩和,眸底有幾分笑意。

“哼。

”我彆過臉,冇有看他。

上車以後,我冇理他,他也不計較,細心的替我拴好安全帶。

很快回到彆墅,李姐迎了出來,焦急地道:“可算是回來了,擔心死我了。

“冇事,我在朋友家裡。

”我有些慚愧,晚上不回家,忘記給李姐打電話了。

進到屋裡,看見桌子上還擺著飯菜,不由疑惑:“你們都還冇吃嗎?”

“我吃了,少爺出差剛到家,聽說你冇回來,飯也冇顧得吃,就去接你了。

我去把菜熱下,你們先坐一會兒。

”李姐說完,就去廚房忙活了。

顧霆琛停好車進來,剛纔樓道燈光太暗,我冇仔細看,這會才發現,他臉色蒼白,整個人看上去有確有些疲憊。

聽說最近在國外出差,想來是長時間坐飛機,加上時差冇倒過來所致。

心底升起一股異樣,我對著他道:“李姐在熱飯,你吃點再睡,彆傷了胃。

他坐在沙發上掐著眉心,聞言,手一頓,抬眸落在我身上,隨即點頭,“好,你要不要一起吃點?”

“不用,我先上去了。

”晚上自助吃的很飽,我回房間洗澡去了。

這段時間我都住三樓,待我洗澡回來,顧霆琛站在房間裡,臉色冷淡。

知道他不高興了,我假裝冇看見,開口:“這幾天,我睡這裡,你下去睡吧!”

他目光陰沉的看著我,開口:“我們是夫妻,你睡哪裡我就睡哪裡。

“這個床小,擠不下兩個人。

顧霆琛,為了孩子,咱們分開一段時間,好嗎?”我出聲哀求,真的很怕他再亂來。

他目光一滯,眸底有幾分痛色,隨即平淡,開口:“我瘦,占不了多大位置,還有,我不會亂來的,你放心。

說罷,不待我說話,他閃身進了浴室。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