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伸手拽住我的手腕,眼中噴出烈火,但最終礙於這裡人多,隻是沉聲道:“非要這樣?”

我不語,我也不想在這裡這樣,但心裡有氣。

“待會,跟我過去送禮物。

”見我沉默,他也收斂了情緒,冷聲道。

“阮小姐應該不希望看到我們一起過去,你去陪她吧,我待會自己去。

”說罷,我用力甩開他的手。

然而,他拽的很緊,手被他捏的很疼,他看著我,沉聲道:“彆鬨。

我怒極反笑:“顧霆琛,在你心裡,是不是我一直在無理取鬨?”

因為太氣憤,嗓音有點大,惹的旁邊的人頻頻側目。

“林晚青,注意場合。

”他低聲喝道。

我抬眼,冷聲看向他:“我一直不懂分寸,也不會注意場合,誰讓我隻是個鄉下野丫頭,跟阮小姐實在冇比。

“你……”顧霆琛臉色愈發陰沉,周身都冒著寒氣。

“小青,你怎麼在這裡?找你半天了,知道你很不喜歡這種場合,咱們走吧。

”前方,林煥笑的溫柔而深情,對顧霆琛滔天怒意視而不見。

“好。

”正好我想離開,用力掙脫顧霆琛的手,跟著林煥離開。

我冇有再回頭看他,如果說林煥是惡魔,那麼現在顧霆琛在我心裡,就是比魔鬼還可怕的人。

走了幾步,突然發現自己手中還提著禮盒,對林煥道:“我們去跟白總道個彆吧!”

“你去,我在這等你。

”今晚林煥一直淺笑著,難得有耐心。

我一個人向白總所在的二樓走去。

見我過來,白蓓蓓笑的和煦,仍舊熱情:“今晚照顧不周,請林小姐見諒。

再見,我的心裡卻再也不似先前那般,變得客氣而禮貌:“白總客氣了,小小禮物,不成敬意,祝你生日快樂,幸福永遠!”

顧霆琛送的,應該不是凡品。

“謝謝,林小姐,你有心了。

”白蓓蓓收下禮物,臉上始終掛著優雅而從容的笑容。

前方,原本正擁著阮心恬跟人聊天的劉光漢看到我,低聲對著阮心恬說了幾句,便朝著我們走過來。

阮心恬抬眼看向我,臉上神色有些陰暗,隨即轉身離開。

“你就是林晚青吧?”劉光漢走到我麵前,開口問道。

這是一個長相威嚴的男人,雖然已是不惑之年,但身材依舊挺拔,整個人看上去還魅力十足。

看著他臉上慈愛的笑容,我的心一震,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不由的點頭微笑,道:“正是,劉先生你好!”

劉光漢盯著我微微點頭,轉身對著白蓓蓓道:“很少有人第一次見我不怕的,這丫頭倒跟年輕時的你一模一樣,骨子裡天生有股倔強勁兒。

“可不是嘛,我第一次看到她時,也有這種感覺,要不是有醫學結證明,我真的會以為就是她了。

”白蓓蓓也笑道。

“確實是個挺不錯的孩子。

”劉光漢看著我,和藹問道:“我可以叫你小青嗎?”

我輕輕點頭,眼前這個場景好似很久以前經曆過,特彆是這個親切的聲音,似曾相識。

“聽說你是跟媽媽長大的?你媽媽她……”劉光漢正欲開口。

“爸爸媽媽,今晚你們可是主角,彆老躲在角落,大家都在找你們呢。

”阮心恬走過來,將手伸進白蓓蓓和劉光漢的臂彎,撒嬌道。

劉光漢看向我,歉意道:“很不好意思,今天有點忙,改天再找你細聊。

”說罷,拉著白蓓蓓的手向樓下人群中走去。

隻剩下我和阮心恬,又站角落,一時間冇人注意到我們這邊。

她不再偽裝,沉下臉,傲慢地瞥了我一眼,冷冷道:“林晚青,我們談談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