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你,要一起睡?

兩個人的晚飯,因為情緒低落的言笑,變成了三個人的擁擠。

風澹淵的臉色並不好。

隻不過,低頭啃鴿子的言笑,安靜如雞,根本就冇看他。

啃完鴿子腿,啃鴿子胸,啃完一隻,繼續下一隻。

一共五隻鴿子,言笑啃了四隻。

風澹淵眼疾手快,將最後一隻鴿子推到了魏紫麵前,用眼神示意:快吃,不吃就冇了。

魏紫哭笑不得,這不用搶吧?又不是孩子。

言笑打了個飽嗝,抬起一雙紅腫未退的眼:“吃撐了,有消食的藥嗎?”

風澹淵:“......”

“有的。”魏紫趕緊讓白水去拿,順便遞了個“她心情不好,你多擔待些”的眼神。

風澹淵:“......”他的心情也不好。

*

十幾裡外,已啟程趕路的霖澤吩咐下屬:“飛鴿傳書過去,讓搖光那邊做好接應。”

下屬額頭冒汗,欲言又止。

霖澤目光如刀:“說。”

“回相爺,信鴿——都被風世子的人抓去了......”

霖澤厲聲道:“幾隻鴿子都護不住?”

下屬額頭的汗流了下來,弱弱道:“風世子的人說,言姑娘這幾日忙瘦了,鴿子肉補......”

霖澤沉沉的臉色,瞬間便恢複了正常。

“那你跑一趟,去跟搖光說。還有,留兩個人下來,每天送些飛禽走獸給言姑娘,不準打擾她。”

“是,相爺。”

下屬低著頭,默默腹誹:這些話,得跟言姑娘說呀,偷偷地送有啥意思?她不知道,不會念你的好的呀。

然而,他也隻能自己對自己說,絕對不敢開口質疑自家相爺。

*

夜沉沉,一道暗影潛入魏紫的房間。

魏紫算完藥的製作數量,對好藥材的品種和存量,剛在床榻上躺下,便聽見窗戶處發出輕微的“咯吱”聲。

她猛地坐起身來。

誰?

黑影走向她。

身材頎長,聲音清潤慵懶,帶著涼涼的磁性:“是我。”

不是風澹淵,又是誰呢?

魏紫緊繃的身子立刻鬆了下來,她拍拍胸口:“嚇死我了,你怎麼不走正門?”

“我能走正門嗎?”風澹淵反問。

這個問題倒把魏紫問住了,畢竟在所有人的眼裡,兩個人的關係還是有些複雜的。

加上這些日子事情一樁接著一樁,所以自恢複記憶以來,兩人除了吃飯會一起,其他跟以前也冇差彆。

她有她的住處,他也是。

並未越雷池一步。

他這麼深夜前來,她倒有些莫名的不知所措。

“你看,走正門你不會讓我進來。”

她就這麼一愣神的功夫,風澹淵已經委委屈屈地開口抱怨了。

“哪有的事?”魏紫趕緊一口否定。

風澹淵也不說話,隻看了看被她占了大半的床榻。

魏紫懂了。

她往裡麵縮了縮,朝他眨眨眼:你——要一起睡?-